奈良市簡介 世界遗产 傳統节日 傳統技艺 交通路線
 
Top

平城宮建於710年(和銅3年),位在整個平城京北部中線處,東西寬約1.3公里,南北約1公里,這裡不僅建有天皇的居住的大內,舉行國家儀式和處理政事的大極殿、朝堂院等,還設有許多政府行政機關。平城宮的四面用高約5公尺的築地牆圍成,三座一組共設12座城門,南面正中央的門是朱雀門。 784年(延曆3年)恒武天皇遷都長岡京,其後又於794年(延曆13年)遷都平安京。平城宮逐漸被世人淡忘而變爲一片田野。江戶時代末,藤堂藩大和古市奉行所的北浦定政經過實測研究,平城宮的規模逐漸被解明。1900年(明治33年)奈良縣的工程師關野貞發現了大極殿遺址,在他的號召下,奈良商人棚田嘉十郎,投入了大量財力對其進行保護。棚田嘉十郎死後的1922年(大正11年),大極殿和朝堂院遺址終於被國家指定爲歷史遺跡,翌年這片土地收歸國有。 1954年(昭和29年),隨著平城宮遺跡北邊道路擴張工程的開始,平城宮的發掘調查工作加緊進行,1959年(昭和34年)開始,奈良國立文化財産研究所開始了正式的勘查。1962年(昭和37年)近鐵公司計劃在遺跡處修建一個檢車區,結果發掘到了日本出土的首批木簡。如此重大的成果,讓奈良以至全國上下,都掀起了一股保護平城宮遺迹的運動。翌年,近鐵公司放棄了開發計劃,遺跡全域由國家出資收購。1966年(昭和41年)在遺跡東部計劃建設的國道路間也在當時社會輿論的壓力下中止,平城宮遺址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護。 現今,關於平城宮的調查工作仍然只完成了三分之一,但從陸續被發現的宮殿、官廳的遺跡和出土的5萬多件木簡、陶器、瓦片、生活用具等文物來看。平城宮遺址不愧是一個舉世無雙的歷史寶庫。 1998年(平成10年)春,朱雀門和東院庭園復原工作完成。如今恢復了昔日風采的朱雀門,已經成爲了奈良光明的未來的象徵,矗立在廣闊的平城京的土地上。

 

Top

  說到奈良,就不能不提奈良的大佛,供奉在東大寺金堂——大佛殿內的大佛,已經是奈良的象徵了。

   最初,信奉佛教的聖武天皇,打算借助佛祖的恩惠來穩定當時政治,他下令舉國建造國分寺,並在743年(天平15)下詔建造盧舍那佛,號召國民本著“一枝草,一捧土”之心爲建造大佛出力。響應這個號召,行基和他的弟子們也參與其中,終於歷時7年,於749年(天平勝寶元),大佛建成。接著大佛殿也建成,752年(天平勝寶4)佛祖開眼供奉法會召開,其後各項工程仍相繼進行。可以說當時東大寺的修建是一項傾盡國力的大工程。該寺的伽藍(寺廟的建築)規模龐大,不見首尾,南大門的正面,連接著中門的回廊環繞著大佛殿,在其前方左右兩邊矗立著東西兩座七重寶塔,後方是僧坊圍繞著的講堂,講堂東處則配備有食堂。東面的山地中座落著法華堂、二月堂,西面是戒壇院,西面最北處爲轉害門,西北則是正倉院。

   平安時代,作爲總國分寺的東大寺顯赫一時,可惜在1180年(治承4),源平之爭中,大佛、大佛殿,以及除正倉院、法華堂、鍾樓、轉害門等之外的堂塔建築幾乎全部燒毀,(以傳統活動“御水取”聞名的二月堂,雖然這次戰爭中得以倖免,可惜在1667年(寬文7年)毀於火災,2年後又得以重建。)。 第二年俊乘房重源以被燒失的大佛殿爲中心,開始了東大寺伽藍的復興營造,此舉得到源賴朝公的支持。在中國宋朝工匠陳和卿的協力下,1185年(文治元年)大佛修復完成,1195年(建久6年)採用宋朝新建築形式“大佛樣”的大佛殿修建完成。4年後南大門建成,這也是保存至今的“大佛樣”式建築。1200年(正治2年)開山堂建成,接著數年後建成的是風格豪快的鍾樓,另一方面,法華堂南側的禮堂也改建成“大佛樣”的風格,與正堂連接在一起,使整體變得統一而富有美感。

    1567年(永祿10年),在松永久秀和三好三人衆的合戰中,大佛殿、戒壇院等建築再次燒毀,雖然寺僧們幾經努力,仍無法得到重建。直到1684年(貞享元年),在幕府的支持下,公慶上人開始主持東大寺的復興工程,1692年(原祿5年)大佛修造完畢,大佛殿也在1709年(寶永6年)落成。雖然重建工程得到了幕府的資助,但是經費仍然十分緊張,使得大佛殿規模縮水不少,其正面寬度比初建時縮短了27公尺,即使這樣,大佛殿仍舊是現今世界最大的木造建築。至明治初期,大佛殿出現了屋頂傾斜等很多老化問題,直到明治末期的1909年(明治42年),修整工程才終於開始著手進行,1913年(大正2年)竣工。昭和年間,南大門、轉害門等處也得到了修理,1978年(昭和53年)大佛殿屋頂還更換了11萬塊新瓦。

 

Top
  

身影倒映在猿澤池中的興福寺五重塔,是奈良的標誌性風景。傳說前身是根據藤原鐮足的遺願建成的山階寺,後遷至飛鳥稱爲廄坂寺,平城遷都後又被遷至現地的。而實際上興福寺是鐮足之子,藤原不比等發願建立藤原氏的家寺。中金堂建成後不久,就被收爲官寺。接著在721年(養老5年)北圓堂,726年(神龜3年)東金堂和五重塔,734年(天平6年)西金堂陸續建成,興福寺龐大的規模基本形成,平安時代初的813年(弘任4年),藤原冬嗣又修建了南圓堂。

   隨著藤原一族勢力的壯大,興福寺規模也不斷延伸,寺院伽藍外又建設了一乘院、大乘院等子院,並宣稱與春日大社同爲一體,將春日大社的實權納入手中,1135年(保延元年)修建了若宮社,於翌年開始舉辦若宮祭。在不斷兼並寺院神社的同時,興福寺還招募當地武士,編爲僧兵,意欲統治大和一帶。

   1180年(治承4年)在平氏的討伐下,興福寺堂塔建築全毀。其後歷經14年,又得到重建。1210年(承元4年)北圓堂也建成,1143年(康治2年)創建的三重塔,現在也被認爲是鐮倉前期重建的建築。1411年(應永18年)東金堂和五重塔又毀於雷火,東金堂於1415年(應永22年),五重塔於1426年(應永33年)重建。這段時期,興福寺勢力漸微,直到江戶時代,得到幕府的保護後,情況有所好轉。1717年(享保2年),金堂起火,引起的大火災又燒毀了大半堂舍,只有東金堂、五重塔、北圓堂、三重塔倖存下來。後來只有南圓堂按照原來的樣式得到復原。進入明治時代,在明治維新的神佛分離政策影響下,興福寺幾乎成了一座空寺,1872年(明治5年),除了中心的堂塔建築,其他諸院的堂舍,圍牆全部拆除,連五重塔也被賣了出去。1881年(明治14年),興福寺得到了重建的許可,逐漸開始恢復。1998年(平成10年)至今,復原興福寺昔日壯大伽藍的工作也在著手進行當中。

Top
  

飛火野的右手方向,是一條兩邊布滿了石燈的參道,沿著這條參道向東前行,就到了春日大社的南門。春日大社背靠御蓋山,在四周被蒼翠的古木的環繞下,紅色的建築顯得異常鮮豔。

   春日大社這片土地最初供奉的是春日的土地神。後由藤原氏將“武甕槌命”和“經津主命”分別從鹿島、香取請入此地供奉,之後又迎入了枚岡的“祖神天兒屋根命”和“比売神”。768年(神護景雲2年),集這四個神靈爲一處的春日社成立,本來是藤原氏家社的春日社,發展成爲國家舉行祭祀活動的地方。

   平安時代,社殿形成現今的規模,除了藤原氏本身,其他的皇室貴族也時常到此參拜。室町時代的歷代足利將軍,也將參拜這裡作爲例行的活動。11世紀末,興福寺實際上掌握了春日社的實權,將春日社與自身合爲一體。1135年(保延元年)春日若宮社興建,翌年開始進行“若宮祭”。這個時期,興福寺的僧兵抬著春日社的神木,上京都強訴的事件時有發生。

  鐮倉時代以後,春日社、伊勢神宮和石清水八幡宮,被世人並稱爲“三社”,受到了國民的崇拜。若宮祭在14世紀末開始成了大和國的國家祭典後,春日社在庶民間的信仰也普及起來。從3000多座參道上由信民捐贈的的石燈和回廊上的吊燈上,就可一窺當年人們爭相參拜的情形。

   明治維新後,春日社擺脫了興福寺的支配,1871年(明治4年)成爲官社,1946年開始,春日社正式稱名爲春日大社。春日大社南門內,正面是捐贈錢物和演奏神樂的拜神所,左手是直會殿,隔著拜神所的前庭,一處高出一階的地面上座落著中門,再向內行,則是正殿。正殿從東數起共四殿,全部都是檜皮葺的“春日造”式殿堂,從鐮倉時代開始,這些建築每隔20年就拆掉,再按原樣重新修建一次,所以現存的這四座殿堂雖是1863年(文久3年)重建的,卻原汁原味的保留著平安時代的風格。明治以後,出於對文物的保護,不再進行重建,只以修繕屋頂等手段進行維護。

Top
  

從大阪出發,越過生駒山,向東一路進入奈良,便可看見處在正面的春日山和若草山。左邊的若草山長滿嫩綠的青草,右邊的春日山則被森林覆蓋,對比明顯,相映成趣。

  春日山的最高峰是花山(498米),其西邊的一座山峰,靠近春日大社,因形狀酷似鬥笠而被稱爲御蓋山。這兩座山的中間地帶,有一片千年以來無人爲干涉的原生林區,這就是春日原始森林。其占春日山總面積的三分之二,約合300公頃(一部分是杉樹和檜木爲主的人工林)。

  841年(承和8年)開始,山內禁止採伐和狩獵。而御蓋山自古就是人們信奉的神山,在這道禁令下,就自然而然的成爲了春日社神域的一部分。在這裡,日本人的自然觀同對春日社的信仰完美結合,形成了特有的文化景觀。

  春日山原始森林共生長有175種樹木和598種花草,並有10種動物、60種鳥類、1180種昆蟲在此生棲。

  至明治時代,春日山原始森林收歸國有,1889年(明治22年)編入奈良公園。出於保護的目的,1924年(大正13年)被指定爲自然紀念物。1929年(昭和4年)開通觀光巴士,並開始進行對春日深山周遊道路的擴張整備。這招來了學者們的強烈反對,翌年終於決定,維持現狀,不再進行開發。1960年(昭和35年),將這裡與高円山的公路相連接的觀光開發工程,是否會對這片原始森林造成影響,仍是令人十分關注的問題。

Top
  

元興寺極樂坊位於猿澤池南,奈良町的一角。元興寺的前身是日本最古老的寺院——法興寺(飛鳥寺),由蘇我馬子將其遷至平城京。據推測,奈良時代後期寺院伽藍大體形成。從南大門進入後,正對的是中門,右手的東面是塔,左手西面是小塔院,中門將講堂和回廊連接在一起,其中建有金堂。講堂後方是將鍾樓夾在中間的僧坊,其後是食堂。

  平安時代中期開始,該寺逐漸衰落,隨著淨土教的廣泛傳播,寺廟的中心開始移向極樂坊,極樂坊曾是僧坊的一部分(東室南階大坊),奈良時代,放置著智光使畫工描繪的淨土曼荼羅(智光曼荼羅)。平安時代末被改建成本堂和禪室,1244年(寬元2年)本堂改建爲面向東方,同時禪室也重新改建。極樂坊舉辦的“念佛講”活動在鐮倉時代發展壯大,同時極樂坊也成了普通庶民的信奉之所。

  1451年(寶德3年)爆發的農民暴動中,金堂和小塔院等處燒毀。極樂坊和五重塔,觀音堂雖然得以倖免,但是隨著廢墟逐漸變成街道,極樂坊同五重塔,觀音堂被分爲兩處。1859年(安政6年)五重塔和觀音堂燒毀(這個時候寺院也正式改稱爲元興寺),古時的建築就只剩下了極樂坊的本堂和禪室,而屋頂所用的瓦,一部分據推測是從飛鳥法興寺遷過來的,其采用的極簡單的“行基葺”,也是現今人們可以看到的,此種建築形式的一例。禪室中央的四周開有門戶的僧坊形式也流傳至今。

Top

藥師寺,最初是天武天皇發願,由持統天皇在藤原京修建的一座寺廟,718年(養老2年)遷至平城京,並進行了擴建。東塔被認爲是730年(天平2年)所建。當時的伽藍,富麗堂皇。南大門內是中門,回廊則將中門和講堂連接在一起,內側兼有金堂和東西兩塔,回廊外講堂以北是食堂,其兩側則是僧坊,僧坊和講堂之間左右兩邊爲鍾樓和經樓。整體規劃調和而又富有美感,曾有著“堪比水底的龍宮”的美譽。

   973年(天延元年)食殿引發的大火,將金堂,東西兩塔以外的堂舍悉數燒毀。隨後隨著時間的流轉,再建工程也不斷進行。到了鐮倉時代,東塔的東南處建造了東院堂(1733年(享保18年)朝向由南改西)。1528年(享祿元年),金堂、講堂、西塔、中門、僧坊又毀於戰亂,只有東塔和東院堂得以倖免。1545年(天文14年)雖建成了臨時金堂,1852年(嘉永5年)又建成了臨時講堂,但是已無法重現當年的風采了。1971年(昭和46年),藥師寺的復原工作展開,顔色鮮亮的金堂、西塔、中門、回廊現已完成,講堂仍在重建中。與這些嶄新的建築相比,保存至今東塔古色蒼然,巍然矗立在原地,東塔雖爲三重結構, 但各層皆附有“ 裳層 ”,故狀似六層塔 ,美感十足。塔頂相輪上部的水煙由四片銅板拼合而成,上面鏤刻著在天空中飛舞的天女和童子,是不可多得的傑作。?

Top

唐招提寺是由中國唐代高僧鑒真於759年(天平寶字3年)創建。鑒真原是中國揚州大明寺的高僧,741年已經55歲的他,爲了將戒律傳入日本,決心遠渡重洋,在五次嘗試均失敗後,鑒真仍不氣餒,終于在第六次時踏上了日本的土地,754年(天平勝寶6年)到達奈良,在東大寺設戒壇,爲聖武天皇及其下400多人授戒,後在被賜予的,新田部親王的舊宅基礎上建立了該寺。平城宮布施的東朝集殿遷至此地後,先改建成了講堂,金堂則是在鑒真圓寂後,奈良時代末完工的。810年(弘仁元年)五重塔建成,寺院伽藍整備。

  平安時代末,唐招提寺一度衰落,鐮倉時代覺盛將這裏作爲律宗的本山之後,又開始復興。1275年(建治元年)講堂還進行了整修。沒有被戰火的殃及的唐招提寺就著樣靜靜的矗立了約5百多年,可惜在1802年(享和2年)間,五重塔毀於雷火。

  創建時殘留下來的建築,除了金堂、講堂之外,還有“校倉造”的寶庫和藏經閣。而奈良時代留存至今的金堂,僅此一座。鐮倉時代雖然曾對講堂的外觀有一些改動,但這也是平城宮僅存的一座建築,珍貴無比。